妳的位置:首頁 >> 隔音窗 >> 廣州年內將裝41533平米隔音窗3300米隔聲屏(圖)

廣州年內將裝41533平米隔音窗3300米隔聲屏(圖)


  隔音窗安裝不再限于內環路
  年內擴展到東濠涌高架橋、金沙洲大橋松南路、鶴洞大橋芳村大道下匝道
  和沙河立交橋廣園東路部分路段
  本報訊(記者/曾妮)中午12點, 玻璃屋廣州造船厂敬老院,80歲高齡的霍老太閒坐在床上打發午睡前的無聊時光。推開她床前的窗戶,一座高架橋“触手可及”。敬老院工作人員說:“以前噪音好大,晚上十一二點都睡不著,9月這里新裝了隔聲屏,現在好多了。”
  從今年8月起,廣州開始啟動新一輪隔音窗、隔聲屏的安裝工程。年內將新安裝41533平方米的隔音窗和3300米的隔聲屏。自此,廣州市隔音窗、隔聲屏安裝已歷經四期工程,數百戶居民從中受惠。但不可否認,每天晚上仍有很多人做著高架橋邊破碎的夢。
  內環線沿線又裝隔音窗
  1996年,廣州市政府與世界銀行合作建設廣州內環路及其放射線工程。內環路穿越廣州越秀、天河、荔灣、海珠等區,形成廣州中心區快速通道,有效盤活了老城區阻滯的交通。但隨之而來的是縈繞沿線居民10年的噪音問題。
  噪聲治理順理成章地被列為內環路的配套工程。從2000年安裝第一批隔聲屏開始,目前內環路沿線噪聲治理工程已經開展了四期。至今,廣州市共安裝隔聲屏22000延長米,隔音窗8萬平方米,其中6萬平方米是為居民住宅安裝的。
  今年,廣州市繼續在內環路及放射線沿線安裝隔音窗和隔聲屏,計划投資6200萬元,一共將安裝41533平方米的隔音窗和3300米的隔聲屏,工程已于8月開始動工,記者昨天來到位于內環線路沿線的南田路廣東藥學院實地采訪。
  該院臨街的一棟門診樓正在安裝隔音窗,工程差不多完成了。三樓病房的窗戶正對著雙層高架,但關上窗戶後基本聽不到外面的噪音。項目施工負責人何經理告訴記者,隔音窗安裝了四期,工程技術一直在進步。現在最新安裝的隔音窗,全部使用12毫米厚的鋼化玻璃和鋁合金窗框。最特別的還是每扇窗上都有一個“隔音通風器”,打開這個通風器,就能換入新鮮空氣,同時還不會帶進噪音。據了解,這批通風窗是市政部門專門到佛山定制的,工程造價每平方米達到1300元。
  據了解,今年市政部門將在內環路及其放射線先行對水蔭西2、3號、南田路廣東藥學院等路段安裝隔音窗,目前已經安裝200戶,約2800平方米。
  工程技術人員說,安裝了隔音窗後,可使噪音從70分貝下降到50分貝左右。50分貝是什么概念?是否對人的正常生活有影響?該技術人員回答說:“50分貝已經符合國家有關技術標准。”
  隔音窗安裝突破內環路範圍
  廣州被稱為“高架橋下的城市”,隨著城市汽車保有量和交通量的不斷攀升,關于噪音扰民的投訴也從沒斷過。隔音窗這塊“大餅”正被“越攤越大”。
  起初,工程對象主要是沿線受噪聲影響的醫院、學校、幼兒園等“敏感點”,後考慮到內環路噪音確實極大影響了沿線居民的正常生活,有關部門開始對居民樓安裝隔音窗。再後來,其他高架橋沿線的居民也紛紛提出了安裝隔聲屏和隔音窗的要求。
  從今年起,市政隔音窗的安裝正式突破了內環線範圍,延伸到其他市區高架橋。這次受惠的也是以往居民反應問題較集中的几個路段:東濠涌高架橋、金沙洲大橋松南路、鶴洞大橋芳村大道下匝道以及沙河立交橋廣園東路部分路段。在這些路段,將由市政府投資2518萬元,安裝6097米隔聲屏。
  記者昨日來到位于鶴洞大橋芳村大道下匝道旁的廣州造船厂敬老院。老人們居住的宿舍樓離高架橋衹有兩米。很多老人反映,每天晚上有很多大貨車走這條路進城,半夜還有很多泥頭車來來往往。不僅震得人睡不著覺,還帶進來很多灰塵。9月初,高架上安裝了180米隔聲屏,情況才稍微好轉。但實際上,隔聲屏衹能降噪几分貝,效果遠不如隔音窗。
  安得多, 採光罩居民訴求更多
  市中心區交通項目辦具體負責隔音窗和隔音屏的安裝。項目辦有關負責人不無抱怨地說:“我們安隔音窗、隔音屏這几年,感覺安得越多,居民提出的訴求越多,應付不過來。那里的人看到這里裝了隔音窗,也來要求安裝。”
  該負責人坦言,對市內高架橋沿線居民家庭噪音污染情況進行檢測,多半都是超標的,言下之意,大多數高架沿線的居民都有理由要求安裝隔聲屏或隔音窗。“但是我們衹能按照市政府的資金安排一步一步來,請市民理解!”
  該負責人還重申,原則上安裝隔音窗的範圍僅限于:首排面向以上高架橋、1996年(局部1999年)前建成的居民樓、學校、醫院等樓宇。1996年以後,內環線環評報告已經公布,原則上認定之後購買樓房的居民已經認同該住宅將受噪音影響,故不做補償。對沿線商業辦公樓也不安裝隔音窗。
  廣州高架橋噪聲治理的範圍還在逐步擴大。市政部門已經委托廣州市有關環評檢測單位對東華西路永安橫街、永勝街、越秀北路和越秀南路東沙角涌邊街、越秀南路東祥里、廣園東路2167號-2175號大院等地居民樓進行環境監測噪音測量。另外,工業大道北49號也將于今日開始安裝隔音窗,這對那里的居民絕對是一個天大的福音。
  ■高架橋旁的吵鬧生活
  張醫師廣東省婦幼保健院
  “巨大噪音會讓
  孩子早發性耳聾”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位于繁忙的廣園西路。住院部窗外五六米處便是高架橋,病人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每天聽著窗外的車流呼嘯而過。四樓的兒科,很多小孩子正在療養。一位母親一邊哄孩子吃苹果,一邊無奈地對記者說,這邊的房間差不多都是這么吵,換也沒辦法換,好在孩子容易入睡。兒科的張醫師告訴記者,巨大的噪音對小孩子會造成生理和心理上的消極影響,可能會導致早發性耳聾、生長發育緩慢,還會誘發多動癥。張醫師說:“有的廣州家長受不了 隔音窗,晚上都把孩子帶回去睡,第二天又趕回來,很辛苦。能安上隔音窗那就太好了,至少家長們以後就不用來回跑了。”
  小周廣東技術師範學院學生
  “晚上戴耳塞睡覺”
  廣東技術師範學院北校區有四棟學生宿舍緊鄰馬路,距機場高速高架橋僅5米。住在這四棟樓里的大多數人是剛進校園的大一新生,對高架橋旁的“熱鬧生活”顯然還很不習慣:“當然睡不著啊,以前在家都很安靜的。”也有學生表示,由于近几天軍訓很累,晚上還是很快就睡著了。
  “一直有嗡嗡的聲音,我晚上都是戴上耳塞睡覺的,已經習慣了。”大三學生小周告訴記者,她的宿舍離馬路近百米,但不管白天還是晚上,地面的震動聲加上車聲,都會使自己耳邊嗡嗡作響。
  林先生恆福路淘金花園
  “終日面山不見山”
  林先生家住恆福路淘金花園,他面露苦色地告訴記者,他家窗外便是買房後才修建的內環路,不時有大卡車發出沉重的“轟隆”聲,晚上根本無法入睡。“整天衹能關緊窗戶、拉上窗簾,眼前白云山美景不敢開窗欣賞。”
  林先生曾在晚上打開窗戶測量音量 氣密窗,想不到竟有72分貝。家里的隔音窗是市政府出錢裝的,自己沒出錢,盡管這樣林先生還是不滿意:“窗子裝得早,玻璃太薄了,隔不了什么音。政府應該考慮周到一點嘛!”
  羅老師養正小學老師
  “關緊窗戶很氣悶”
  廣園西路的養正小學共有六層教學樓,每層都有兩間教室挨著馬路。由于此前經常會有刺耳的喇叭聲從高架橋上襲來,干扰學生正常聽課,因此,市教育局在9月開學前專門撥款給這些教室裝了隔音窗,“聲音小了很多”,四年級的羅老師說,但是一關上窗戶,教室里又會特別的悶,有時挺難受。養正小學的江校長表示,能在高架橋上裝隔音屏就更好了,這樣教師就可以不時開窗通風,至少能減少傳染病的發生和傳播。
  本報記者曾妮見習記者胡良光
  實習生劉輝軍
  

上一篇:內環路及沿線再安隔音窗 3433戶今免費裝(圖)

下一篇:隔音窗市場不"清凈""新標"出台或將淘洗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