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位置:首頁 >> 隔音窗 >> 《狐狸的鋁門窗鋁窗氣密窗》 [日]安房直子 - 民宿花蓮民宿 -...

《狐狸的鋁門窗鋁窗氣密窗》 [日]安房直子 - 民宿花蓮民宿 -...


美麗的,藍色的,繕說墓?系統櫥櫃.
愛,美,暴力.如此的集中,讓人難以分辨 .
以為自己會很快忘記,可沒想到這些天卻越發清晰 . 記得以前有段時間自己也愛這樣搭著手指打量這個世界 .想起一位同人寫手的話:『《狐狸的鋁窗》是我十年前偶然讀到的一篇童話,當時看得很難過.藍色的鋁窗果然不是屬於凡間的東西,那幸福的光景衹能是一剎那.最後,故事里的獵人總是不經意地搭起沒有了顏色的手指看進去,那個畫面真是非常的寂寞啊,坐月子中心. 』
如果可以 真的想遇見這衹小狐狸呢 好讓我也能看看我逝去的童年~~
全文如下:
狐狸的鋁門窗
桔梗花異口同聲地說:
染染妳的手指吧,再用它們搭成一個鋁窗.
我采了一大捧桔梗花,
用它們的漿汁,染了我的手指.然後,喂,妳看呀??
是什麼時候了呢,是我在山道上迷路時發生的事.我要回自己的山小屋去,一個人扛著長槍,精神恍惚地走在走慣了的山道上.是的,那一刻,我是徹底的精神恍惚了.我不知怎麼會胡思亂想起過去一個特別喜歡的女孩子來了.
當我在山道上轉過一個彎時,突然間,天空一下子亮得刺眼,簡直就好像是被擦亮的藍隔音窗一樣……於是,地面上不知為什麼,也呈現出一片淺淺的藍色.
『哎?』
一剎那間,我惊呆了.眨了兩下眼,啊呀,那邊不是往常看慣的杉樹林了,是一片一眼望不到頭的原野.而且,流動廁所,還是一片藍色的桔梗花田.
我連大氣也不敢喘.自己究竟在什麼地方走錯了,竟冷不防闖到這麼一個地方來了?再說,這山里曾經有過這樣的花田嗎?
(立刻返回去!)
我命令自己道.那景色美得有些過分了,不知為什麼,讓人望而生畏了.
可是,那里吹著讓人心曠神怡的風,桔梗花田一直延伸到天邊.就這麼返回去,未免有點讓人覺得惋惜了.
『就稍稍歇一會兒吧!』
我在那里坐了下來,擦去汗水.
就在這時,有一團白色的東西,刷地一下從我的眼前跑了過去.我猛地站了起來,衹見桔梗花『刷刷』地搖出了一條長線,那白色的生靈像個滾動的球似的,向前飛跑.
沒錯,是一衹白狐狸.還是個幼崽,搬家.我抱著長槍,在後面緊追不舍.
不過,它速度之快,就是我拼死追也追不上.砰,給它一槍打死倒是簡單,但我想找到狐狸的老窩.那樣,我就能逮住里面的一對老狐狸了.但小狐狸跑到了一個稍高一點的地方,我還以為它突然鑽進了花里,它卻就此消失了.
我一下子愣住了,簡直就仿佛看丟了白天的月亮一樣.真行,硬是巧妙地把我給甩掉了.
這時,從後面響起了一個怪里怪氣的聲音:
『歡迎您來!』
嚇了一跳,我回頭一看,身後是一家小店,門口有塊用藍字寫的招牌:
『印染-桔梗屋』
在那塊招牌下面,孤單單地站著一個系著藏青色圍裙,還是個孩子的店員.我頓時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哈哈哈,是方才那衹小狐狸變的!)
我心里覺得好笑極了,好吧,我想,我就假裝沒有識破,逮住這衹狐狸吧.於是,花店,我強擠出一臉笑容說:
『能讓我歇一會兒嗎?』
變成了店員的小狐狸甜甜地一笑,給我帶路:
『請,請.』
店里面沒舖地板,泥土地上擺著五把白樺做的椅子,還有一張挺好看的桌子.
『挺不錯的店嘛!』
我坐到了椅子上面,摘下帽子.
『是嗎,托您的福了.』
狐狸恭恭敬敬地端來了茶水.
『叫染屋,那麼,染什麼東西呢?』
我帶著半是嘲笑的口氣問道.想不到,狐狸出其不意地把桌子上我那頂帽子抓了起來,說:
『什麼都染.這頂帽子就能染成漂亮的藍色.』
『真 玻璃屋??不像話! 鋁門窗
我慌忙把帽子奪了回來.
『我可不想戴什麼藍色的帽子!』
『是這樣啊,那麼……』
狐狸從我的上身看到下身,這樣說道:
『這條圍脖怎麼樣?還是襪子?褲子、上衣、毛衣都能染成好看的藍色啊!』
我臉上顯出討厭的神色.這家伙,關鍵字廣告,在說什麼呀,人家的東西怎麼什麼都想染一染呀,我發火了.
不過,大概人和狐狸一樣吧,物料架,狐狸一定是想得到報酬吧?也就是說,是拿我當成顧客來對待了吧?
我一個人點點頭.我想,茶都給倒了,不染點什麼,也對不住人家啊.要不就染染手絹吧,我把手往兜里伸去,這時,狐狸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尖叫:
『對了對了,就染染妳的手指吧!』
『手指?』
我不由得怒上心頭:
『染手指怎麼受得了?』
可狐狸卻微微一笑:
『我說呀,客人,染手指可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啊!』
說完,狐狸把兩手在我眼前攤開了.
白白的兩衹小手,惟獨大拇指和食指染成了藍色.狐狸把兩衹手靠到一起,用染成藍色的四根手指,美白,搭成了一扇菱形的氣密窗.然後, 氣密窗美白,把這個氣密窗架到了我的眼睛上.
『喂,鋁門窗,請朝里看一眼.』
狐狸快樂地說.
『唔唔?』
我發出了不感興趣的聲音.
於是,我勉勉強強地朝氣密窗里看去.這一看,讓我大吃一惊.
手指搭成的小鋁門窗里,映出了一衹白色狐狸的身姿,那是一衹美麗的雌狐狸.豎著尾巴,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看上去,宛如在鋁門窗上貼了一張狐狸的畫.
『這、這究竟是……』
我由於過度吃惊,竟發不出聲音了.狐狸衹說了一句:
『這是我媽媽.』
『很久很久以前,被「砰??」地打死了.』
『砰???是槍嗎?』
『是,是槍.』
狐狸的雙手輕輕地垂了下來,低下了頭.沒發覺自己的真面目已經暴露了,不停地說了下去:
『盡管這樣,我還是想再見到媽媽.哪怕就是一次,也想再見到死去的媽媽的樣子.這就是妳們所說的人情吧?』
我連連點頭稱是,心想,這話怎麼越說越悲傷了?
『後來,仍然是這樣一個秋日,風呼呼地吹,桔梗花異口同聲地說:染染妳的手指吧,再用它們搭成一扇氣密窗.我采了一大捧桔梗花,用它們的漿汁,染了我的手指.然後,喂,妳看呀??』
狐狸伸出兩衹手,又搭起了鋁窗.
『我已經不再寂寞了.不論什麼時候,我都能從這扇氣密窗里看到媽媽的身影了.』
我是徹底被感動了,不住地點頭,花蓮民宿.其實,我也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我也想要這樣一扇鋁門窗啊!』
我發出了孩子一般的聲音.於是,台中搬家,狐狸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那樣的話,我馬上就給您染吧!請把手在那里攤開.』
我把雙手擱到了桌子上.狐狸把盛著花的漿汁的盤子和毛筆拿了過來.然後,用蘸滿了藍水的毛筆,慢慢地、細心地染起我的手指來.很快,我的大拇指和食指就被染成了桔梗的顏色.
『啊,染好了.您快點搭成一扇氣密窗看看吧!』
我的心怦怦直跳,搭起了一扇菱形的鋁窗.然後,忐忑不安地把它架到了眼睛上.
於是,洗水塔,我的那扇小氣密窗里,映出了一個少女的身姿.穿著花樣的連衫裙,戴著一頂 有緞帶的帽子.這是一張我似曾見過的臉.她眼睛下面,有一粒黑痣.
『唷,這不是那孩子嗎?』
我跳了起來.是我過去最最喜歡,而現在再也不可能見到了的那個少女呀,矯正.
『喂,染手指,是一件美好的事吧?』
狐狸天真無邪地笑開了顏.
『啊啊,太美好啦.』
我想表示謝意,就去摸褲子的口袋,可是口袋里一分錢也沒有.我就對狐狸這樣說:
『真不巧,一分錢也沒有.這樣吧,我的東西,妳要什麼我給妳什麼.帽子也行,上衣也行 鋁窗,毛衣也行,圍脖也行……』
於是狐狸說:
『那麼,請把槍給我.』
『槍?這……』
我有點為難了.但一想到剛剛得到的那扇美麗的鋁門窗,一桿槍,也就不值得惋惜了.
『好吧,給妳吧!』
我大方地把槍給了狐狸.
『多謝您了.』
狐狸匆忙鞠了一躬.收下了我的槍,還送給我一些蕈樸什麼的做禮物.
『請今晚燒點盪喝吧.』
蕈樸已經用塑料袋裝好了.
我問狐狸回家的路.什麼呀,狐狸說,店後面就是杉樹林,在林子里走上二百來米,就是妳那小屋了.我謝過他,就按他說的,繞到了店的後面.在那里,我看到了那片早已熟悉的杉樹林.秋天的陽光直瀉下來,林子里充滿了暖意,靜極了,團體服.
『啊!』
我禁不住發出了贊嘆的聲音.本以為對這座山已經了如指掌了,想不到還有這樣一條祕道.此外,還有那麼美麗的花田、親切的狐狸小店……我的心情變得好極了,竟哼起鼻歌來了.一邊走著,還一邊用雙手搭起了氣密窗.
這一回,氣密窗里下起了雨.茫茫一片,是無聲的霧雨.
隨後,在霧雨深處,一個我一直深情眷戀著的庭院模模糊糊地出現了,活動廁所.面對庭院的,是一條舊舊的走廊.下面扔著孩子的長筒靴,任雨淋著.
(那是我的哦.)
我猛地記了起來.於是,我的心怦怦地跳開了,我想,我媽媽這會兒會不會出來拾起長筒靴呢?穿著那件做飯時穿的罩衫,頭上 著白色的布手巾……
『哎呀,這可不行噢,亂扔一氣.』
我好像聽到了這樣的聲音.庭院里,是媽媽的一塊小小的菜園子,網路行銷,那一片綠紫蘇,顯然也被雨淋濕了.啊啊,媽媽會到院子里來摘那葉子吧……
屋子里透出了一線亮光.開著燈.夾雜著收音機的音樂,不時地聽到兩個孩子的笑聲.那一個是我的聲音,還有一個,是我那死去的妹妹的聲音……
唉??,一聲長嘆,我把雙手垂了下來.怎麼搞的,我竟悲痛欲絕起來.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一場大火燒毀了我們的家.這個庭院,現在早就沒有了.
盡管如此,可我卻擁有了了不得的手指啊!我要永遠珍愛這手指,我一邊想,一邊走在林間的道上.
可是,一回到小屋,我首先做的是一件什麼事呢?
啊啊,我竟完全無意識地洗了手!這是我多年來的一個習慣.
不好,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太晚了.藍藍的顏色馬上就被洗掉了.不管我怎樣用洗過的手指搭成一扇菱形的氣密窗,從里面衹能看到小屋的天花板.
那天晚上,我也忘記吃狐狸送給我的蕈樸了,垂頭喪氣地耷拉著腦袋.
第二天,辦公家具,我決定再到狐狸家去一趟,重染一遍手指.作為報酬,我做了好些三明治,往杉樹里走去.
然而,在杉樹林里怎麼走,都還是杉樹林,哪里也沒有什麼桔梗花田.
後來,我在山里找了許多天.稍稍聽到了一聲像是狐狸的叫聲,林子里哪怕是有一團白色的影子閃過,我都會豎耳聆聽,凝神朝那個方向尋去.但是,seo,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遇見過狐狸.
雖說如此,我還是常常會用手指搭成一扇鋁窗.我想,說不定會看到點什麼呢.常有別人嘲笑我,妳怎麼有這個怪癖?推荐的主題文章:
活動廁所和流動廁所文化登上大雅之堂 台中《縣》市駕訓班~台中《縣》市學開車~台中北屯國峰駕訓班~近西屯區駕訓班~逢甲駕訓 女人 制服團體服團體制服 男人

上一篇:致各地區花店朋友 - 民宿花蓮民宿 - HK blog - 香港日志 - ...

下一篇:幻境英雄 第十一章 競拍(上)-窩囊廢-17k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