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位置:首頁 >> 玻璃窗 >> 婆婆媽媽各不同

婆婆媽媽各不同


婆婆媽媽各不同
中午時分,小妹打電話來說自己住進醫院等待生產,我急忙趕過去陪伴.到那兒看小妹心態不錯,也倍感心安.沒有多久,老媽、嬸嬸、姐姐也都趕過來,一時間病房里全是我們家的人了!小妹環顧病房里的那三個衹有一兩人陪伴的孕婦,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後來老媽看我們家人的確來的過多,就要求我們都出去到樓道里等,以免打扰其他人的休息,我們都照辦!
樓道的西頭就是產房,和小妹的病房就一間之隔.我們出來後就是在產房的外面了.
當時產房的門口正有三個婦人緊貼著產房的門等待,左邊一人,右邊兩人. 鋁窗左邊的那個婦人面露喜色,言談話語之間都充滿了掩飾不住的笑容,手里拿著一塊兒嶄新的白布,不停地搓啊搓的.右邊的那兩個婦人雖然也面帶微笑,可是旁人一眼就能看出那笑容很勉強,尤其是那位年長者,甚至帶著一種發自內心的焦慮,她還不住地踮起腳尖往產房里張望,雖然產房的玻璃窗上都拉著厚厚的窗簾,什么也望不見的,可是那人仍然時不時的使勁往里看,還晃動著脖子東挪挪西挪挪的,好像她的目光穿過窗簾真的看到了什么似的.看到那個人的樣子,我也忍不住湊過去往產房里看,當然是什么也看不見的.忽然,左邊的那個婦人把手放在唇邊"噓"的一聲,我們都安靜下來,緊接著我們都聽到了產房里嬰兒的哭聲,那個婦人滿臉笑得找不見眼睛,大聲地嚷嚷:"我說是聽到了孩子的哭聲吧,就是就是,哈哈,哈哈......"說著就把手中不知搓了多少遍的白布張開,兩衹手平托著又往前動了動,與此同時,右邊的那兩個婦人也長出一口氣,縮回脖子,年輕一些的婦人沖著左邊的婦人嗔怪道:"看把親家高興地,聽這孩子的哭聲嘹亮長大肯定是個能干的人!"左邊的婦人仍是笑的合不攏嘴,連連點頭.這時,產房的門打開,出來一個手里托著嬰兒的護士,還沒有等護士吭聲,兩個婦人同時湊過去問了一句話,左邊的婦人的問的是"是男孩還是女孩啊?"右邊的婦人問的是"大人沒有事吧?"就這一句話我忽然就明白了兩個婦人的身份,左邊的是婆婆,關心地是孩子;右邊的是媽媽,關心的是自己的女兒.這兩句話也正是這兩人真情最真切的流露,左邊的婦人問完還沒有等護士回答就接過嬰兒喜不自勝的穿過人群去病房了,邊走還邊自言自語道:"寶貝兒,我可把妳盼來了,回去讓我看看妳是男是女哦!"我們也都被她的高興勁兒傳染,不住地向她表示祝賀.目送她走遠,回過頭來看見右邊的那個婦人還用手拽著護士焦急地問著下一個問題:"為什么大人沒有出來啊?什么時候出來啊?"護士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觀察兩個小時以後."就掙脫胳膊進了產房,婦人也想跟過去,衹聽"砰"地一聲就被擋在了門外.婦人越發的著急,顧不得陌生人之間的隔閡,開始問我們同樣的問題,好像我們都是醫生似的.我和姐姐也不住地安慰她,說肯定沒有事的,現在生孩子是小事情,觀察也是正常的程序,不必太擔心的!說完我又不自覺地確認了一下自己剛才的猜測,問那位年輕的婦人和里面產婦的關系,她答道:"里面的是我妹妹,這是我母親."說完看看自己的母親還是愁眉不展,一點兒也沒有得到外孫或者外孫女的興奮,我不忍心,勸她說反正時間還早,妳還不如去病房瞧瞧自己的外孫或外孫女呢!她仍然提不起精神,不肯離開產房半步.
我不禁感慨:這就是母親,自己的女兒在產房里分娩,自己在產房外靜候,女兒分娩的疼痛遠不及母親在外靜候的疼痛啊!
正在前思後想之時,小妹也進了產房,老媽緊隨小妹的腳步也進去了,我正想著說不能進去時,老媽就被推了出來,可是老媽毫不示弱的沖里面大喊說憑什么不讓我進去啊,那時我閨女,那架勢是非沖進去不可的,我和姐姐,嬸嬸等一干人啼笑皆非地拉住她說這是醫院的規定,老媽還憤憤不平地說人家中醫院都讓進去的,說話是說話, 鋁門窗仍是沒有看我們一眼,眼睛一眨不眨地瞅著產房的玻璃窗,剛剛在那個母親臉上看到的同樣的表情再一次出現老媽臉上,衹不過老媽個字高,不用踮腳尖罷了.剛才的產婦還沒有出來,于是產房的左右門就被兩個心急的老媽占據了,慶幸的是還不到十五分鐘,我們就聽到了"哇哇"的哭聲,小妹的婆婆是樂不可支,拿了事先准備好的花布來抱孩子,護士開門也很高興說真是順利,還從來沒有見過這么順利的生產呢!說完遞過來一個粉嫩嫩的小女孩,接著告訴我們兩個小時以後來接小妹就可以了,小妹的婆婆抱在懷里樂顛顛地走了,其他的人也都跟在後面看小嬰兒去了,老媽也松了一口氣,可是仍然執意要在產房門外等,勸是無濟于事的,索性就讓她等好了!
採光罩我也跟著回病房,和大家商量夜里照顧小妹一事.最終決定:大家等小妹出來,我先回家吃飯,然後和妹夫,妹妹的婆婆在醫院里過夜照顧小妹.至于老媽,是無論如何也要她回去的.
吃過晚飯回去醫院,小妹從產房里也出來了,氣色是相當的不錯.那些本家的哥哥嫂嫂、姑姑姨姨們也都趕來看望,大家說說笑笑,好不熱鬧!等他們都走後,我安頓小妹躺下,才看見病房里還有個待產婦,陪伴的那個男士肯定是老公,那兩個不用說也知道,一個是婆婆,一個媽媽了.那個產婦面向另一側躺著,嘴里不住地哼著,要求她老公給她揉背,她老公聽話的做著,床邊站著的那個愁容滿面的肯定是媽媽了,另一個在靠牆的那張床上睡得正香的是婆婆.我一邊這樣猜測一邊暗自好笑,那個待產婦就哎吆起來,接著她媽媽就跑出去找護士來說要求打個什么針,護士答應著出去准備了,這時婆婆突然從那張床上起來跟了出去,回來就說那個針不能打的,如果打了針孩子生下來會嗜睡好几天的,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哦!說完還堅決的說一定不要打,那個媽媽也很激動,看樣子兩人就要吵起來,這時我的小外甥女忽然哭了起來,我趁機勸說大家要冷靜,免得嚇到了我們家的小孩兒!後來針是沒有打,可是那個媽媽卻哭了,半躺在女兒的床上給女兒揉背邊說一些什么嗚哩哇啦的聽不懂的話,我猜測原來他們都是外地人,是女兒嫁到了這里,現在趕來陪伴的.再後來婆婆也不睡了,從櫥里拿出一些好吃的東西遞過去,那個媽媽才轉怒為喜,一場風波平息.
病房里還有兩張閒床,妹夫早躺在一張床上呼呼睡去,我勸妹妹的婆婆也睡一會兒,我們推讓半天我堅決不睡,她才在另一張床上躺下睡去.我正想著這漫漫長夜如何打發呢!沒有想到剛剛出生才几個小時的小外甥女就不干了,開始不住的折騰.先是哇哇的哭,看看是尿濕了,于是換上干凈的尿布,一會兒又哭,又尿,又換.如此折騰了三四次,開始沒有理由的哭,哭地非讓妳抱起來不可,抱起來還得用手拍著,手一停就哭,讓妳沒有時間想困,這個小東西!還讓妳急不得惱不得,那就抱著拍唄!旁邊的產婦也顧不得難受了,也起來好奇的瞅著這個小東西發笑,天亮之時他們一家去了產房,小東西也平穩的睡了,我早累得困的靠在牆上就睡著了!
早飯時,老媽姐姐他們就趕來了,于是我完成任務,回家睡覺.醒來已是午飯時分,我邊吃飯邊感慨,老媽平時常說"不養兒不知父母恩", 玻璃屋有多少人是養了兒知道了自己作為父母對兒的恩情,而忘記了自己是父母養的兒啊!
2009年七月28日


上一篇:這時遠處的天邊出現了一片火紅的晚霞

下一篇:奔馳心海_新浪博客